空中有客来!“千年鸟道”又迎候鸟过境

发布日期:2021-09-13 11:21   来源:未知   阅读:

  每年进入秋天,成群结队的候鸟从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等地起飞,经东、中、西三路分别飞往中国南部地区越冬。地处中部地区的湖南、江西等地,形成了极窄的迁徙通道,成了从中部路线南迁候鸟必经的“千年鸟道”。

  9月8日,这条“千年鸟道”又陆续迎来迁徙候鸟过境。近日来,在青翠而朦胧的山色中,一行行成群结队的候鸟,穿过山谷,展翅高飞。这样一幅万鸟翔集、极为壮观的场景,吸引了不少省内外游客前来观赏。

  近日,永州市蓝山云冰山景区,成千上万只候鸟不疾不徐、舒缓从容地从山间飞过,呈现出一派“青山秀水白鹭飞”的美丽图景。

  云冰山位于南岭山脉,横跨都庞岭、西峰岭、东边岭、葫芦岭四座主峰,平均海拔1200多米,是南北气流汇集的风口和候鸟迁徙的必经之地。

  每年此时,上千万只从罗霄山脉和雪峰山脉迁徙而来的候鸟,汇集在云冰山观鸟台下的隘口南迁北归,甚是壮观。

  当地林业部门和爱鸟志愿者开展鸟类调查时发现,云冰山汇聚了红嘴相思鸟、蓝喉锋虎、画眉鸟、普通鵟、大嘴乌鸦、黑短脚鹎等近二十多种鸟,占蓝山境内已发现鸟类的20%左右。

  云冰山是蓝山“千年鸟道”中最重要的通道点之一。据介绍,蓝山每年过境候鸟多达100余种,它们往南迁徙时会经蓝山县毛俊、浆洞、南风坳等地。

  位于炎陵县下村乡鹫峰村的牛头坳也是迁徙候鸟跨越湘赣两省的必经通道。每年秋季,途经下村乡牛头坳过境迁徙的候鸟,有200多种数百万只。其中,受国家明令保护的稀有珍贵鸟类126种,受国家重点保护的有6目6科36种。

  “拍到了,拍到了。”9月8日下午4点,在炎陵县鹿原镇塘旺村一水塘边,十余只须浮鸥飞来,霎时间,“哒哒哒哒哒”相机快门响起,摄鸟爱好者刘伟文用“小钢炮”——长焦镜头锁定目标,不停地按动着相机快门。

  “昨天两只,今天有4只了。”须浮鸥发出清脆的叫声,它们或来回盘旋,或在池塘伫立,这些都被刘伟文一一定格在了相机显示屏上。

  “拍鸟是一种挑战,其中有很多的刺激和成功的喜悦,一旦接触了拍鸟就会爱上这项活动,也会更加爱护鸟类。”今年54岁的刘伟文是名入行2年多的摄鸟爱好者,只要有时间就会来水塘边拍鸟。为了离鸟更近,更好地拍出候鸟的各种形态,经常“躲”在帐篷里,擎着超长镜头的相机瞄准几十米甚至上百米外警觉的鸟儿,这样一呆就是几个小时,最久的呆过12小时,但如果能拍到一张精彩瞬间,他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刘伟文看来,想要拍好鸟,先要了解它们,摸清习性。现在他几乎能叫出湖南乃至国内所有常见鸟类的名称,说出它们的特点。

  刘伟文告诉记者,随着炎陵县生态环境日益提升以及人们爱鸟护鸟意识的增强,该县鸟类的数量和种类都有了明显增加,除了须浮鸥,黑翅长脚鹬、白腰草鹬、黑水鸡等鸟类也到炎陵县停歇。这些候鸟一般会停留三天左右,休息并补充食物,随后经鸟道继续南飞,到沿海地区或东南亚越冬。

  如今,越来越多的外地摄影爱好者赶到炎陵,捕捉拍摄候鸟灵动瞬间。炎陵县旅游主管部门也有意推出观鸟摄影旅游线路,吸引更多游客,推动炎陵县旅游事业再上台阶。

  湖南属于全国候鸟迁飞主要通道省份,每年春季3至5月、秋季9至11月,迁徙候鸟主要沿雪峰山脉、罗霄山脉和武陵山脉三条线路行进。

  有专家表示,迁飞过境我省的鸟类更多,历史统计有数百种。生态环境日渐向好的湖南,每年秋季都会有大量的候鸟来此过冬,环洞庭湖区是它们的主要越冬栖息地。

  数量排前三的为罗纹鸭、豆雁和绿翅鸭,分别占总量约22.5%、20%、8%。监测到国家重点保护鸟类7种1万余只,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有黑鹳、白鹤、白头鹤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有白琵鹭、小天鹅、白额雁、灰鹤等。

  对候鸟而言,迁徙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克服重重困难,才能最终抵达目的地,是一场艰辛的旅途。在与过度劳累、饥寒交迫、非法猎杀对抗的同时,造就了这个星球上最为壮丽的自然景象之一。可喜的是,近年来,我省用实际行动为候鸟架起了一座安全“通道”。

  进入9月,邱寒冰又忙碌起来了。他是蓝山县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近10年来的上山护鸟、风吹日晒,他的皮肤已变得黝黑。不管风吹日晒,每年候鸟迁徙时节,他都会和队友准时登上南风坳,翻越10多里山路巡山护鸟,宣传护鸟知识。

  从2012年开始,蓝山县加大候鸟保护力度,组织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执法大队和森林公安人员成立护鸟巡护队,目前已发展到50多名队员。每年春秋季节候鸟迁徙时段,按照候鸟迁徙路线分成三组,实行全天候护鸟巡逻,同时,引导志愿者成立民间护鸟队伍,共同保护候鸟迁徙。

  眼下,炎陵县林业局也进入了“特护时期”,在下村乡牛头坳候鸟保护站安排林业局工作人员、森林公安、下村乡工作人员坚持100天全天候、全方位巡护值守。同时还和周边县建立联防机制,严厉打击非法猎捕、毒杀、收购候鸟的行为。

  据了解,自2012年开始,我省在环洞庭湖区、雪峰山脉和罗霄山脉、武陵山脉的候鸟迁徙重点区建立了43个候鸟保护站,实现候鸟保护重点地区全覆盖,并在候鸟迁飞季全程实行24小时值守巡护。我省各地还积极组织生态护林员,制止、查处非法猎捕候鸟行为,大范围开展清网、清套、清夹和清除毒饵等活动。长期持续的巡护打击,促使省内打鸟等破坏鸟类资源的非法行为大为减少,历史形成的打鸟点都已经转为“护鸟点”“观鸟点”。

  此外,全省共建立各类各级自然保护地586个,总面积238.52万公顷,占我省国土面积的11.3%,为候鸟栖息、觅食提供了良好的生态保护。

  值得一提的是,我省各级林业部门还联合公安、市场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对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单位、经营利用场所、运输寄递企业、电子商务平台等进行监督检查,依法严查非法销售禁用猎捕工具和毒饵行为,一旦发现非法捕杀、交易、运输、食用候鸟等野生动物等触犯刑律行为,严格追究刑事责任。

  9月2日,“鸟人”刘伟文有了个新身份——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炎陵护飞队志愿者。而55岁的周新文,作为炎陵护飞队队长,已经有6年护鸟经验。眼下,他正在为月底启动的“千年鸟道”湘赣候鸟守护者支援巡护联保联动做前期准备,以确保候鸟迁徙平安过境。

  和鸟结缘,起源于2015年8月,周新文途经炎陵县下村乡,无意中从当地老乡口中获悉,有人在夜间上山,在山口点燃篝火、设置强光灯,利用竹竿、罗网,六和彩开奖网,捕杀飞鸟,“一网子下去,有好几百只,现场留下一地鸟毛。”周新文坦言,他最心痛的是看到有人抓鸟、打鸟、害鸟,自己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守护候鸟安全迁徙。

  此后,周新文成了一名护飞志愿者,经常自驾车辆,带领护鸟志愿者辗转于炎陵县神农谷、大院农场、下村乡牛头坳和江西省遂川县长坪乡、营盘圩乡、戴家铺乡等罗霄山脉千年鸟道巡护。“县城到下村乡60公里,到营盘圩100公里,有些地方车走不了,要步行爬山。”

  周新文回忆最近一次参与打击非法捕鸟行动的情景。那夜凌晨2点,他们听到候鸟凄厉的叫声,发现有人用强光灯猎捕候鸟,“我们看山间有灯光,似乎就在眼前,兜转了半天却没找到,就在下山的路口蹲守,直到偷猎者下山。”

  除了日常巡逻,每逢春、秋季节,护飞志愿者也会联合林业局野保站、森林公安局执法大队等来到“千年鸟道”及县内所辖区域开展宣传、巡逻和深夜蹲守活动,为候鸟迁徙平安过境保驾护航。

  “鸟是生态环境的‘晴雨表’,越来越多的候鸟云集,说明湖南的环境越来越好。”周新文说,随着法律完善和人们保护意识增加,近年非法捕鸟现象已大为减少。现在不论是在“千年鸟道”上,还是在炎陵县城,都能看到鸟儿在蓝天下自由自在地翱翔。

  鸟类专家提醒,候鸟都是国家保护动物,容易受到惊吓,游客在观鸟时要保持安静,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把这些精灵吓走;游客也不要为候鸟投食,候鸟是生物链的重要一环,人类的食物也会打破这种平衡,破坏生态平衡。爱鸟护鸟从我做起,文明观鸟拍鸟,不要干扰候鸟正常栖息和迁徙。

  初次观鸟,可以从水鸟开始。因为水鸟个大,栖息地开阔,比较容易观察和辨识。东洞庭湖就适合观水鸟。东洞庭湖位于岳阳君山区,2246心水传奇论坛,是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的国际重要湿地。丁字堤和采桑湖是东洞庭湖主要的冬候鸟栖息地,以雁鸭类和鸻鹬类著称,尤以小白额雁、螺纹鸭、白琵鹭、反嘴鹬数量最多,沿大堤可观察到灰鹤、白头鹤和白枕鹤。

  位于常德汉寿县境内的西洞庭湖,总面积3.5万多公顷,是我国淡水湿地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区域之一。这里数万亩的自然芦苇林,是候鸟的最爱地。每年冬季有成千上万只候鸟在区内越冬,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20多种,以黑鹳、白鹤等珍稀濒危物种最为独特。

  水浸皆湖、水落为洲。由湘、资、沅、澧和长江水汇流注入,位于益阳沅江市附近的南洞庭湖,其湿地面貌随水量不同而显著变化。南洞庭湖是一个大自然迷宫,又是一个生物遗传基因库。2.4万公顷的湖洲芦苇,是世界上最大的苇荻群落,也成为鸟类的最佳栖息地,可以观察到白鹤、白头鹤、中华秋沙鸭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